南海仲裁案炮制出炉的台前与幕后 日本右翼是推手

By admin in 军事详情 on 2019年5月15日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网站12月9日发表题为《北京和华盛顿相互冲突的南海文件》的文章称,在菲律宾为反对中国的南海领土主张而提起的仲裁案中,12月15日这个中方作出回应的最后期限即将到来。

图片 1
中国南海岛礁

  文章称,这个案子是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强制性争端解决机制之下提起的。中国政府无意参与这项仲裁,或驳斥菲律宾的证据和观点,但是中国政府要确保仲裁法院审理此案的法官会考虑中国的观点,即仲裁庭对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没有管辖权。

  7月12日,建立在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非法行为和诉求基础上的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就涉及领土主权及海洋划界等仲裁庭本无管辖权的事项作出了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对此,中国政府多次郑重声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对此案没有管辖权。仲裁庭裁决是非法无效的,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为了这个目的,中国外交部12月7日发布了一份立场文件,说明了中国对该仲裁案的反对理由。在那之前两天,美国国务院通过其“海洋界限”系列报告发布了一项备受期待的分析。这份文件分析的是北京的南海领土主张的合法性问题。文章认为,这两份文件发布的时间显示,北京和华盛顿的决策者都认识到在南海问题上占据法律高地的价值,并渴望对仲裁庭发挥影响,尽管它们都不会直接参与该案。

  台前:法官受人操纵 提供有偿服务

  文章称,中国立场文件的核心在于阐明为什么北京认为海牙的仲裁庭在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案中缺乏管辖权。

  2013年1月,菲律宾开始叫嚣在国际海洋法法庭上反对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主张,
并于1月22日单方面就中菲有关南海问题提起强制仲裁,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应运而生——作为仲裁法庭的主要构成部分,5人仲裁小组于当年6月21日“组建”完成。其中,菲方指定国际海洋法法庭现任法官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德国籍)在仲裁庭中代表菲律宾,其余四位仲裁员分别是托马斯·门萨(英国与加纳国籍)、让·皮埃尔·科特(法国籍)、阿尔弗莱德·松斯(荷兰籍),以及“代表”中国出席法庭的斯坦尼洛夫·帕夫拉克(波兰籍)。

  美国国务院的“海洋界限”研究过去审查了数十个国家的海上主权要求。

  五人中,阿尔弗雷德·松斯是一名教授,其余四人都是国际海洋法法庭现任或前任法官,其中托马斯·门萨担任临时仲裁庭主席——托马斯·门萨以往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明显支持菲律宾。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菲方指定的法官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外,其余四人均由国际海洋法庭庭长柳井俊二指派,包括所谓“代表”中国出席的法官。

  这项研究的主要发现是:“中国没有澄清……其领土要求的法律基础或性质。”该研究指出,“九段线”缺乏“地理上的一致性和准确性”。它强调,将一些中国地图重叠在一起就会发现,线的位置有很大差异。这项分析的核心内容是提出“九段线”不能作为一种有效的海上主权要求,因而同菲律宾仲裁案的内涵是一致的。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13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南海白皮书发布会上指出,这个仲裁庭不是国际法院,仲裁庭作出的裁决是非法、无效的。他还表示,这个仲裁庭的五名仲裁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的钱,不清楚,他们是有偿服务的。所以说,这个案子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以来第一个所谓依据公约附件七设立的临时仲裁庭,但这个仲裁庭的运作出乎当年公约制定者们的期待和预料,创造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例。

  文章称,12月15日,中国不会提交任何东西来回应仲裁庭定下的最后期限。这意味着,法官们将自行考虑本来该由北京提出的反对观点。正因为这个原因,中国立场文件的公布才如此重要。中国挑这个时候发布这份文件是为了确保法官们提出从中国角度看来正确的问题。中国的专家明白,如果这个案子完成全部程序,北京将在至少一个方面遭遇失败。以目前形式存在的“九段线”不符合一项合法海上领土要求的任何要求,它需要加以澄清。

  推手:日本右翼鹰派代表人物

  文章称,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尽管拒绝正式参与有关程序却花了很大力气来反对仲裁庭的管辖权的原因。尽管声势逼人,北京却不想藐视国际法院的裁决,它也不希望被视为国际体系中不负责任的角色。

  柳井俊二现年79岁,在日本外交部门工作40多年,曾任日本外务省次官和驻美大使,2005年成为国际海洋法庭法官,2011年至2014年担任国际海洋法庭庭长。柳井出任庭长时,韩国就曾担忧日本政府因此在竹岛(韩国称“独岛”)主权争议方面获利,柳井当选产生直接导致韩国更加排斥国际海洋法法庭。柳井被认为是日本右翼鹰派人物的代表,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设立的私人咨询机构“安全保障法制基础再构筑恳谈会”的主席。

  接下来,国际法院将要求菲律宾的司法团队对一些问题和可能的反对意见作出回应。这些问题和反对意见同菲律宾3月份递交的仲裁请求有关。这些问题可能会涉及中国立场文件中提出的很多观点。除非法官们觉得有关裁决是无懈可击的,否则他们不会对这样一宗引人注目又充满争议的案子作出裁决。

  一个总部设在德国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的庭长、曾是安倍幕僚的右翼分子,如何能在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组织起临时仲裁庭?《环球时报》3月26日报道指出,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争端提交国际海洋法法庭后,柳井俊二欲“强行”仲裁南海争端,因而组成临时仲裁庭。令人疑惑的是,国际海洋法法庭承认在菲律宾的要求下,柳井俊二的确“介入”到仲裁庭成员的任命程序中。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一旦国际仲裁法庭组成五方仲裁团,国际海洋法法庭将开始听取双方的论据,而柳井俊二作为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在此仲裁中拥有仲裁权。

  据日媒透露,在日本有“条约局帮派”的说法,是指在外务省中以原条约局(现在为国际法局)局长为中心形成的人脉。而柳井俊二正是这“帮派”中的代表人物。为什么称为“帮派”呢?原来这些人都极力策划安保法案,想方设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努力让自卫队“冲出日本,走向世界”。日媒认为他们起的作用有时甚至大过首相。柳井俊二始终站在要求重新解释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最前线,是彻头彻尾的右翼分子。如此一人成为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的“推手”,并普遍被外媒视为仲裁庭“第六人”,该案所谓最终裁决结果的公正性可想而知。

  幕后:美日菲联手围堵另有他图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5部分第3节第298条规定,如果当事方之间的争端涉及到大陆或岛屿主权,则不应该接受强制仲裁,可见国际海洋法法庭从法理上理应做出对此案不具备管辖权的结论。中国不参加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案有坚实的法律依据,仲裁庭所谓裁决非法、无效。为何由菲律宾单方面提出设立的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能够掀起这场政治闹剧?被媒体普遍视为“一手牵着美国,一手拉着安倍”的反华急先锋柳井俊二的胆量从何而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澳门金沙总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