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语出惊人 称拍卖“不保真”是保护卖假画

By admin in 艺术 on 2019年5月19日

缺乏诚信的艺术品拍卖行在《拍卖法》庇护下,让整个行业成了肆意攫取私利的“公地”。“公地”是经济学对“公共资源”的形象比喻。在中世纪英国的公共草地上,居民可以自由放羊。随着牧羊数量的不断增加,草地退化,许多家庭最终因此失去了收入来源。发生“公地悲剧”的原因,是公共资源的特殊属性。

中新网杭州11月18日电“目前《拍卖法》规定拍卖不保真就是在保护卖假画”。国内知名书画收藏家颜明今天在杭州的一次收藏论坛上语出惊人,全场掌声雷动。

相比画廊或古玩店,人们更信得过拍卖行。

杭州工商信托-第二届中国艺术品收藏与鉴赏高峰论坛今天在杭州举行,全国业内知名收藏家、鉴赏家以及拍卖业巨头纷纷与会,拍卖公司要不要对拍品保真,《拍卖法》规定拍卖公司享有“不保真”免责条款是否合理成为今天论坛热议的主要话题。

拍卖具有其他交易方式不具备的优点,尤其艺术品所常用的英国式拍卖(增价式拍卖),因透明度高被买家看好。重视声誉的拍卖公司,大都会对所有预拍艺术品全面考证,并在竞拍前公开展示,供竞买人品评鉴定。购藏者曾经普遍认为,到拍卖行一定能以高价换来珍品。特别是对国内外的拍卖业巨头,买家更是信赖有加,很乐于去那里一掷千金。

根据《拍卖法》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

但很多无奈的现实,让买家对艺术品拍卖越来越不放心。

近年来国内拍卖界多次爆出“买假”、“拍假”等纠纷,最典型莫过于2008年的“230万拍吴冠中假画案”:一位买家花230万元拍得吴冠中画作《池塘》,却被吴冠中本人认定为赝品,买家将拍卖方和委托方告上法庭,要求返还拍卖款及佣金等费用,但最终法院根据《拍卖法》相关免责条款驳回其诉讼请求。

都是赝品惹的祸,典型的案例是《池塘》假画案。2005年,一位上海藏家在北京某知名拍卖公司的“油画雕塑专场”上,以200余万元拍下一件署名吴冠中的油画《池塘》。半年后,她被告知该画是赝品。2008年,吴冠中本人在该画背面写下:“这画非我所作,系伪作”。同年,该藏家将拍卖公司起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但很快被驳回全部诉讼请求。藏家不服,于2009年上诉至北京高法,但终审依旧维持原判。此类拍到赝品却得不到法律支持的事件,屡见不鲜。

针对国内知名书画收藏家颜明的指责,国内知名拍卖行北京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颇为委屈。他觉得造假自古存在和拍卖无关,没有拍卖假画也在交易,拍卖行只对交易负责,不对拍品的真伪负责,所以买家拍到伪作应该找造假者而不是找拍卖行。

原来,从拍卖行买到赝品只能自认倒霉,有法可依。

但刘的观点马上遭到了国内知名书画收藏家刘益谦的驳斥。他认为私人之间交易如有造假行为可以报案追索,但经过拍卖会因为有《拍卖法》的免责条款,使得造假合法化,他觉得《拍卖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明显的冲突,应该作适当修改。

尽管《合同法》规定,如果以欺诈手段使对方订立合同,受损害方有权变更或撤销合同、并要求赔偿,但是,拍卖属于特殊的交易活动,应该优先适用另一部专门法律《拍卖法》。《拍卖法》第61条明确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事实上,大多拍卖行在拍卖前都会声明:对拍卖品的真伪或品质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竞买人应审看拍品原物,对自己的竞投行为负责。

“无论从道义和社会进步都是说不过去”,杭州西泠印社艺术品鉴定评估中心主任叶子认为拍品认定为假拍卖行却不承担责任这有违社会公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澳门金沙总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