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专家:与美日合作是澳未来趋势 帮美维护霸权

By admin in 军事详情 on 2019年9月23日

  澳大利亚在面对中国和美国时似乎总体现出一种矛盾纠结的心态,一方面不断增进与中国的经贸往来,另一方面又在继续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澳大利亚政要近来屡有对华“示强”之举,甚至有议员爆出辱华言论,本月12日澳美年度部长级会议期间双方又签署军事合作协议……这些动作是否透露出澳大利亚正有意向美国靠拢并疏远中国?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和国防研究中心教授休·怀特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澳大利亚的行动传递出一个信号——澳正在追随美国来回应中国崛起,这应引起中国的高度重视。怀特认为,澳不能自欺欺人地认为中国实力增强这个事实不存在,随着中国实力增强,澳大利亚与大多数亚洲国家都应期待中美能通过协商来确立新的亚洲安全秩序,共同分享在亚洲的权力,以避免冲突和对抗。

  近日澳大利亚与日本接近达成一项以200亿澳元购买12艘“苍龙”级潜艇的交易。此前由于“武器出口三原则”的限制,日本从未向别国出口该潜艇,国际上几乎没有对“苍龙”级潜艇实际技术性能的评价。在缺乏充分了解的情况下,澳大利亚首次与日本交易就抛出如此庞大的订单,这是出于对日本军事技术的充分信任,还是抱着强烈政治目的在拉拢关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和国防研究中心休·怀特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澳此举政治目的大于技术因素,“是澳政府做出的充满风险的愚蠢决定”,将对亚太地区安全产生消极影响。

  美澳“不情愿”中国日益壮大

  《环球时报》:澳大利亚为什么选择从日本购买潜艇,而非其他国家?

  环球时报:澳美同盟本月新签署一项有效期为25年的军事合作协议,双方紧密的军事合作是否反映出,澳大利亚的外交策略越来越向美国靠拢?

  休·怀特:从技术层面分析,“苍龙”级潜艇是世界最大的常规潜艇,德国、法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的潜艇体积较小。澳大利亚周围海域宽广,大型潜艇更符合实际需求。体积大通常意味着能潜航更远距离,在这点上,日本潜艇与澳大利亚的需求相当契合。

  怀特:这项协议更多的是细化和具体落实双方2011年达成的共识,并在政策和行政层面加以巩固。我认为,它并没有新增更多内容,但传递出的象征意义非常值得重视。首先,美国意识到自身在亚洲的主导地位正在被中国削弱。其次,澳大利亚做出明确决定——欢迎更多美国驻军,欢迎美海军、空军访澳并开展军事演习,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正在追随美国的策略以回应中国崛起,并为其提供支撑。因此,这项协议不仅体现军事层面的合作,更重要的是体现澳美在外交策略上的抉择,它反映出澳美同盟的战略正在转向亚洲、转向中国。

  从政治层面分析,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似乎正在野心勃勃地试图与日本建立起更紧密的关系,甚至同盟。从这个角度看,从日本购买潜艇将成为澳日建立紧密和深入国防合作的重要一步,我认为这也正是阿博特期待的结果。据我了解,从日本购买潜艇的决定,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来自阿博特的压力,澳国防部门对此一直持“不确定”态度。由此可明确看出,阿博特的最终目的就是与日本建立防务同盟。

  环球时报:澳大利亚为什么愿为美国提供这种支撑?

  《环球时报》:您认为从日本购买潜艇对澳大利亚来说能否算明智之选?

  怀特:可以看出,这项军事合作协议的作用是为实现美国更广泛的目标——在亚太地区强化军事实力,遏制中国。协议既是美国战略重心重回亚洲的信号,也是澳大利亚支持美国遏制中国这一战略的清晰信号。从中透露出,美国和澳大利亚都不情愿接受中国在亚太地区起到日益重要作用这一事实。

  休·怀特:我认为不是,这个选择充满风险。在技术角度,从日本购买潜艇存在很大不确定性。首先,“苍龙”级潜艇不一定是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目前全世界对日本潜艇建造技术都不很了解。相比之下,德法等国潜艇都有向国际市场出口的经验,人们对这些潜艇的性能都有充分了解。其次,尽管体积大的潜艇通常意味着远程潜航性能更优越,但就澳大利亚掌握的资料看,并不足以说明日本潜艇也是如此。再次,日本在前沿军事科技方面并没有与他国合作的经验,这对澳大利亚来说是个挑战。因为澳大利亚并不仅是单纯购买潜艇,而是希望其装载上本国用于侦测和防卫的作战系统。

  环球时报:那么,澳大利亚情愿做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一个支点吗?

  在政治角度,从日本购买潜艇也带来巨大风险。我认为,日本未来交织着诸多不确定因素,这项交易可能需花费20年。此间日本会更换首相,国家政策和外交战略都存在变数,日本可能重新禁止武器出口。此外日本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亚洲国家间的关系存在不确定性,从日本购买潜艇意味着一种防务同盟的关系,将迫使澳大利亚在处理与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关系时处于尴尬地位。

  怀特:在美国提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中,澳大利亚被视为“战略支点”。但实际上,我认为目前就连澳大利亚政府都不能完全认清这一问题。澳大利亚很多人,包括政府,都不希望看到中国真正挑战美国在亚洲的主导地位。这样,澳大利亚就不必在美国提出以遏制中国为目标的旧模式,以及中国希望在亚洲地区发挥更重要作用的新模式中做出抉择。因为这两种模式是对立的、互不相容的。澳希望两国可以通过协商,各自做出妥协,建立新的亚洲地区安全秩序。

  因此,不论是从军事技术还是政治战略方面考量,从日本购买潜艇都是一个巨大的冒险。

  澳不希望中美是对手,但却站在美国一边

  《环球时报》:您认为此举会对亚太军事平衡和地区安全产生什么影响?

  环球时报:回看一个多月来澳大利亚一些政要对华的强硬言论,您认为,澳大利亚目前对中国的真实态度是什么?

  休·怀特:我认为将是消极影响。依照这个趋势,亚洲地区未来可能会形成两大阵营,一方是中国及亚洲内陆国家等,另一方是美国及其同盟,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印度等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澳门金沙总站 版权所有